院士给本科生授课不是大材小用

发布时间:2014-09-03     文章来源:发展规划处       浏览次数:

 切实落实本科一对一导师制,是对本科精英教育的回归。让院士担任班主任,其意义是转变传统班主任的职责,赋予班主任新的内涵。

  近日,中国科学院大学(以下简称国科大)迎来首批本科生,校长丁仲礼院士赋辞《贺新郎》,欢迎332名本科生入读国科大。这些本科生在读期间,将拥有超豪华的名师阵容,席南华等多名院士不仅将担任本科生班主任,还将成为首席授课教师,主讲数学、物理等基础课。

  早在今年2月国科大宣布将由包括两院院士、千人计划学者在内的400名“学术大牛”对本科生进行一对一的导师制培养时,舆论在叫好的同时也有质疑,包括这是不是招生的噱头,以及院士为本科生上课,当本科生的导师是不是大材小用,超标配置等。

  现在看来,国科大并不是将院士授课作为噱头,而是在切实推进。但针对院士给本科生授课是否浪费的争议依旧存在。一些论者认为,院士、顶尖学者更应关注科研,就算培养人才,也应培养研究生、博士生。这种看法,其实是导致我国本科教育质量严重下滑的重要原因。国内优秀的教授大多不重视本科教学,以至于教育部要求高校建立教授为本科生上课的制度。国科大提出一对一导师制,由院士当班主任,给本科生上课,针对的就是国内高校本科教育的问题。

  国科大切实落实本科一对一导师制,则是对本科精英教育的回归。舆论对院士担任班主任的不解,程度要超过院士为本科生授课。很多人认为,院士去做琐碎的班主任工作太过浪费,这无疑是用传统观念看待班主任工作。传统视角之下,我国的班主任确实就是做一些事务性工作,主要由年轻教师担任。国外很多大学都不设班主任,而是由教授担任学生的导师,指导学生的学业规划和人生发展。因此,国科大让院士担任班主任,其意义是转变传统班主任的职责,赋予班主任新的内涵,做学生的人生导师。在欧美实行精英教育的大学,普遍实行本科生导师制和寄宿制,导师制的要义就是通过导师和学生共同研究、交流和沟通,激发学生的潜力。这种精细、严格的本科培养,为学术人才的成长打下坚实的基础。笔者前年去麻省理工学院,一名读本科的中国留学生介绍,每周会有两名教授和他交流达两小时。

  这在国内高校是难以想象的。一方面,近年来,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高校都在大规模扩招,研究生阶段的扩招更为严重,直接导致师资匮乏,就是研究生导师制也是“导师不导”;另一方面,高校对教师的考核指标,往往倾向于学术研究,包括论文、课题、经费,这种情况在“985”高校、“211”院校比较普遍。在研究型大学,教授要从事学术研究不假,但不能就此不进行教学——学术研究的目的,也应该为人才培养服务。在国外的一流大学,很多诺贝尔奖得主照样要为本科生上课,因为这是作为教授的基本职责。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我国新增的几所本科院校都提出“小而精”的办学定位,比如上海科技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南方科技大学等,都在本科精英教育、通识教育上很下功夫。当然,这不是说所有本科院校都要走精英教育道路,而是在所有大学中,应该有进行精英教育的学校,这些学校无需追求规模,而应办出个性、特色。

  另外,导师制只是实行精英教育的一部分,这些学校能否培养出拔尖创新人才,关键在于能否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实行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离开了现代学校制度,导师制也将有形无神。这是新建本科院校需要高度重视的。(熊丙奇 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