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引领高等教育发展

发布时间:2017-05-21     文章来源:发展规划处       浏览次数:

 
源自《21世纪经济报道》 

今年五四青年节前夕,习近平总书记又一次来到青年中间,同大家推心置腹谈理想信念、谈人生价值、谈奋斗成长。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对于青年人来说,高等教育以及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显而易见,这可能是他们步入社会的“第一粒纽扣”,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样,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错了,剩余的扣子都会扣错。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

为了培养更多更好的创新型人才以及职业技术型人才,我国在教育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稳步推进。笔者想就此借上海的具体情况来谈谈产业经济导向下的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相关问题。

自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从战略高度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论述以来,上海全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三去一降一补”等重点任务与上海实际结合,以产业结构调整为引领,取得积极进展和成效。2017年,上海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把产业结构调整作为主攻方向,切实提高产业质量和效益,着力增强产业竞争力和创新能力,制造业无疑是上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上海近期制订《振兴实体经济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2017年工作安排》,明确以创新驱动、提质增效为主线,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制造业,改造提升传统优势产业,大力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提升产业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和高全要素生产率。

实现这一宏大目标,离不开劳动力、资本、土地、技术、管理等要素的优化配置,其中劳动力尤其是技术技能型人才无疑是支撑经济发展的最核心的要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指导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总的指导思想,也是当前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高度重视供给,主张通过细化分工来提高劳动者的劳动生产率,通过持续扩大生产规模以规模经济效益提升资本的效率。我国政府也已将职业教育作为提升整个国家技术技能人才质量水平的重要举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简称“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建议”指出: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优化学科专业布局和人才培养机制。报告之所以提到职业教育,是因为在当下,技术技能型人才的培养主要来源就是职业教育院校和培训机构。职业教育是指受教育者通过某种形式的教育获得某种职业或生产劳动所需要的职业知识和技能,其目的是培养具有专业知识的技能型人才。

从1978年到2016年的中国实施改革开放的30多年间,我国职业教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数量最大、专业齐备的职业教育体系,累计为社会培养了3亿多技能型人才或劳动者。尽管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但学生供给质量与宏观层面上的区域产业经济的发展要求以及微观层面上企业实际的用人需求还存在相当的差距,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技术技能水平较低,

生源素质较差

从技能水平来看,由摩根大通支持发起、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李强和复旦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袁志刚领衔研究完成的《中国劳动力市场技能缺口研究》数据统计显示,2015年,技能劳动者数量占全国就业人员总量的19%左右,高技能人才仅占5%,劳动力结构中的中高级技术人才比例仍然较低。

从生源供给来看,由于我国几千来的科举文化的影响,传统家庭更加重视高考,国家及家庭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教育资源,选择职业教育往往是无奈之举,只有学习不佳的学生或受家庭等内外部原因影响的学生才会到职业院校就读。由此带来的结果是职教相较于高中普遍存在如下现象:一是学生生源素质较低,不关心学习,只是混日子;二是很多家长也只是把职业教育学校当成“托儿所”,出气筒,职业教育老师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教学积极性受到影响,教学效果打折扣。三是职业学校相对弱势,为了留住生源,降低了对学生的管理要求标准,同时将责任转嫁给教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二、结构性矛盾明显,

职业教育改革创新滞后

根据国家人社部最新公布的数据,全国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供大于求,求职人数是招聘职位总数的几倍,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人才供求比例甚至超过全国平均值4.5倍以上。数量上供大于求的现象实际反映了人才的结构性矛盾,学校学到的知识和技能需求方用不上,需求方想要的专业学不精,职教领域的改革创新不能只体现在口号上。

三、职业教育与产业发展脱轨,持续发展动力不足

过去职业教育办学导向纷繁芜杂,查阅知网公开发表的有关职教的文献,“以……为导向”的标题就有30多种,其中不乏政府主管部门在各类文件中明确提出的。比较典型有“以就业为导向”、“以效果为导向”、“以企业需求为导向”、“以工作过程为导向”、“以技能大赛为导向”、“以职业需求为导向”,以上等等各种导向的提出,实际上反映出了对职教价值观认知的模糊和混乱。大多数学校按自身专业特长和原有模式培养人才,没有很好地根据区域经济发展特点办出特色,造成脱轨,也使得产业经济的发展要求不能有力地推动职业教育持续发展。职业教育到底该怎么发展,国家“十三五”规划高屋建瓴,首次明确提出了“职业教育要产教融合”,职业教育应为区域产业经济服务,遗憾的是,在十三五规划出台之后,职教教育导向乱象仍是层出不穷。

2015年5月20日, 经李克强总理签批,国务院印发《中国制造2025》,部署全面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引起了国外众多研究机构的关注,其中2015年10月,德国知名智库-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发布《中国职业教育观察报告》,以“脱离目标:中国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掣肘中国成为工业强国”为题,强调中国职业教育与培训是中国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型发展的软肋。国内学者也从多个角度开展了职教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研究:

(1)供给侧改革引领高等教育发展。一是要优化高等教育结构,解决高等教育的“优化组合”问题;二是要加快职业教育改革,解决高等教育的“职教疲软”问题;三是要改善学校办学效益,解决高等教育的“产能过剩”问题;四是走创新发展之路,以创新作为“新动力”,通过提升高等教育质量切实发挥高等教育的功能。

(2)高水平的人才供给是职教“供给侧”改革的重要策略。全国政协委员贾康指出要以创新为驱动大力实施教育改革,特别是改革应试教育模式,培育高水平人才,有效建设创新型国家。对劳动力要素进行改革,一方面要加大劳动力供给、多渠道多方式促进劳动力跨地区、跨部门流转,另一方面要大力提高劳动力素质,加大教育投入力度,提高教育质量、提升人力资本是教育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任务。

(3)创新创业为高等教育改革提供了与社会发展相契合的切入点。基于创新创业发展要求,从高等教育“供给侧”的角度出发,探索推动创新创业的改革路径,不仅是在完善高等教育体系,更是在为我国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提供教育支撑。

综上所述,可见深化职业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上海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组织创新方面面临的重大瓶颈和关键问题。

当前开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研究很多,但以产业经济为导向,从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的视角,聚焦职业教育,开展上海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组织创新面临的重大瓶颈和关键问题研究的还很少。从社会价值来看:产业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技术技能型人才的支撑,技术技能型人才离不开职业教育的培养,上海共有24个职教集团,30所高职学校,79所中职学校,市财政每年为职业教育投入上百亿元,但根据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模型测算其对上海经济发展的贡献效果却很低,因此有必要从管理机制、学校结构、专业结构、师资结构、教学内容等方面进行职业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方面为了培养产业经济真正需求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财政经费的优化使用,从而为上海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劳动力角度这一微观视角提供有益帮助。